<tt id="jsvum"><tbody id="jsvum"><label id="jsvum"></label></tbody></tt><rp id="jsvum"><meter id="jsvum"></meter></rp>

<source id="jsvum"><nav id="jsvum"></nav></source>
    <rp id="jsvum"><meter id="jsvum"></meter></rp>
    當前位置:首頁 >>黨史文獻>>標題列表
    鄧小平與改革開放初期中國對外政策的調整(上)
    發布者:組織部      發布時間:2018-11-16

         改革開放初期,鄧小平對中國的對外政策進行了調整,這主要是包括兩個方面的內容:一是適應國際主題的轉變,積極調整對外政策,慎重處理港臺問題,重視周邊外交和與西方大國關系的發展;二是適應中國社會經濟發展的需要,開展國際經貿和科技合作。對外政策的調整為國內政策調整營造了相對寬松的環境,也為中國的改革開放贏得了國際社會的支持。

     

    ■對世界主題、形勢判斷的改變■

    對外政策作為對內政策的延續,對國際形勢的判斷直接影響著國內的政策制定。新中國成立后很長一段時期內,中國黨和政府對世界主題的判斷一直是革命和戰爭,并一度認為世界大戰很快會爆發,在此判斷下國內進行了很多的準備工作。實事求是思想路線的恢復,使黨和政府對國際主題的判斷出現了新變化。

    首先,是正確處理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的關系問題。鄧小平認識到,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的和平共處將是一個長時期的歷史過程。新中國成立以來很長一段時間有很多人認為,既然中國實行了社會主義制度,那就是和資本主義不相容的,國內政策各種興無滅資的措施得以出臺。而國際上以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劃分為兩大陣營,長期處于冷戰狀態。197886日,鄧小平在會見利比亞客人時說:資本主義要消滅,這是一個很長期的斗爭。各國的發展階段不同,消滅資本主義,建立共產主義,這是一個很長的歷史過程。既然是一個很長的歷史過程,那就要重視和資本主義的和平共處。

    其次,中國發展需要較長的和平環境。197898日至13日,鄧小平率中國黨政代表團赴朝鮮參加朝鮮國慶30周年活動。12日,他在同金日成談到戰爭與和平問題時指出:我們希望22年不打仗,我們就可以實現四個現代化。1980415日,鄧小平在會見世界銀行行長麥克納馬拉時重申了這一看法:我們說爭取20年的和平環境是可能的,這就需要共同努力,需要行動有力和有效。否則,80年代的危險能不能渡過要打個問號。對我們中國來說,考慮問題歷來不從中國自身利益一個角度考慮,而是從全球戰略來提出問題、考慮問題的。當然,這個考慮是有利于中國的。這就是說,我們需要一個比較長期的和平環境來發展。我們太窮了,要改變面貌。

    再次,通過世界各國的努力,戰爭可能被阻止和延緩。19781110日,鄧小平在同馬來西亞總理侯賽因會談時,闡述了對國際局勢的總的看法。他指出:面對戰爭爆發的危險,各國政治家除注意提高警惕外,應找一條延緩戰爭爆發的辦法,而不能無所作為。正是基于這樣的判斷和分析,中國對外政策,除發展同世界各國的政治、經濟、文化關系外,就是延緩這個戰爭的爆發。這是我們處理國際事務的根本依據。19801015日,鄧小平在解放軍總參謀部召開的研討會議上講話:我們的政策是,爭取拖長,爭取更多一點、更長一點的時間,延緩這個戰爭的爆發,這樣對我們有利,也符合世界絕大多數國家和人民的愿望。現在這件事情,還是我們提出的口號,也就是對外政策的總方針,叫作反對霸權主義,維護世界和平。中國為此開展了大國外交和周邊外交,摒棄了一些過時的觀念,為世界和平與發展貢獻了中國力量。1981123日,鄧小平出席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在討論對外政策時指出:對外政策中有三個方面的問題,即如何判斷國際形勢、如何看待三個世界的劃分、如何對待美國和蘇聯。這三個問題,需要好好議一議。

    基于以上幾個方面的分析,鄧小平認為世界大戰短時期很難打起來,我們應該把建設放在突出的位置。備戰經費,可以挪出一部分來搞經濟建設。對國際形勢和主題的重新思考和定位,為社會經濟發展和改革開放創造了良好條件。

     

    ■推動對美、日等資本主義大國的交往■

    新中國成立初期,中國實行“一邊倒”的外交政策,倒向了以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陣營一邊。隨著中蘇關系的破裂,中國調整了對外交往的重點。1971年中國恢復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1972年美國總統尼克松和日本首相田中角榮先后訪華,開拓了中國對外交往的新局面。

    鄧小平重新出來工作后,高度重視發展同以美、日為代表的西方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的外交關系。1978年與1979年,他先后訪問日本、美國,闡明了中國對一些重大國際問題的原則,讓世界更多地了解中國,支持中國的社會經濟發展。

    1978810日,鄧小平會見日本外相園田直,在談到即將簽訂的《中日和平友好條約》時說:《條約》的中心內容實際就是反對霸權主義。反霸是不針對第三國的,但有一條,誰搞霸權就反對誰。我們自己如果搞霸權,那就自己反對自己。他亮明了中國反對霸權主義的鮮明態度。1022日至29日,鄧小平訪問日本,同福田糾夫首相進行會談時說:《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的簽訂,對中國,對日本,甚至對世界,都是件大事。盡管我們社會制度不同,這沒有關系。從亞洲、太平洋地區的形勢來說,兩國必須搞好關系,擴大一點說,我們兩國關系搞好了,對整個國際局勢也有重要意義。我相信兩國政治家、兩國人民都沒有低估這個意義。這次由首相閣下決斷,園田外相到北京簽訂了《中日和平友好條約》,不僅在事實上,而且在法律上、政治上,總結了我們過去的關系。更重要的是,從政治上更進一步肯定了我們兩國友好關系要不斷地發展。在這次訪問中,我們多次講到兩國要世世代代友好下去。我們兩國之間的關系發展不是權宜之計,坦率地說,在現在這個動蕩的局勢中,單就東方來說,中國需要同日本友好,日本也需要同中國友好。此后的一段時間內,中日關系發展態勢較好,日本也為中國的改革開放事業初步發展作出了貢獻。

    對于同美國的關系,鄧小平同樣給予了特別重視。1978521日,他會見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布熱津斯基時,對其說的卡特總統表示美國已經下了決心準備同中國積極討論美中關系問題很高興。鄧小平指出:在這個問題上,我們雙方的觀點都是明確的,問題就是下決心。如果卡特總統是下了這個決心,事情就好辦。我們雙方隨時可以簽訂關系正常化的文件。……關系正常化問題對兩國來說,是一個帶根本性的問題。當然我們歷來說,我們之間的關系還有其他方面,主要是國際問題,在這方面我們有許多合作的余地。有許多問題我們可以共同探討,不少問題我們的看法是一致的。1127日,鄧小平會見美國專欄作家羅伯特·諾瓦克,在談到中美關系問題時說:如果站得高一點看,不管中國政治家或美國政治家,都認為兩國關系早點實現正常化好,越早越好。如果說《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的簽訂,首先是亞洲、太平洋地區和平、安全和穩定的因素的話,我想中美關系正常化,對全球的和平、安全和穩定比中日條約的意義更大。

    1979129日至25日,鄧小平訪問美國。29日晚,他在出席卡特總統舉行的歡迎宴會致祝酒詞時說:我們兩國社會制度不同,意識形態不同,但是兩國政府都意識到,兩國人民的利益和世界和平的利益要求我們從國際形勢的全局,用長遠的戰略觀點來看待兩國關系。正是因為這樣,我們順利地達成了實現關系正常化的協議。不僅如此,還在關于建交的聯合公報中莊嚴地作出承諾,任何一方都不應當謀求霸權,并且反對任何其他國家或國家集團建立霸權。這一承諾,既約束了我們自己,也使我們對世界的和平和穩定增添了責任感。我們相信,中國人民和美國人民的友好合作,不僅有利于兩國的發展,也必將成為維護世界和平和促進人類進步的強大因素。

    1980822日,鄧小平會見美國共和黨副總統候選人布什。他說:不管你們哪個黨執政,都涉及中美關系是停滯、前進還是后退這樣一個根本性的問題。我們歷來闡述的觀點是,中美關系是全球戰略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這是一個關鍵性的問題,其他問題不能代替。

       發展同以美、日為代表的西方發達國家的關系,使中國的改革開放政策獲得了西方發達國家的支持,中國和西方國家的經貿關系獲得了大發展。

    ■對外交往重點放在經貿科技文化等交流合作上■

    對于國情的認識,鄧小平是清醒的。19771026日,鄧小平會見法國地方大報集團訪華團時說:由于我們還處于發展階段,是發展中國家,特別是在經濟貿易方面還要發展,我們不僅同法國而且同國際上的經濟往來也會逐步發展。我們想把世界上一切先進成果統統拿到手,但我們歷來考慮到自己的支付能力,我們接受延期付款的方式。人們都說中國是個大國,其實只有兩點大,一是人口多,二是地方大。就發展水平來說,是個小國,頂多也是個中小國家,連中等國家都算不上。

    19781010日,鄧小平在會見德意志聯邦共和國新聞代表團時進一步指出:現在是我們向世界各國學習的時候了。關起門來,固步自封,夜郎自大,是發達不起來的。由于受林彪、“四人幫”的干擾,同發達國家相比,經濟上的差距可能是20年、30年,有的方面甚至是50年。1979321日,鄧小平在會見英中文化協會執委會代表團時說:現在我們的技術水平還是你們50年代的水平。如果本世紀末能達到你們70年代的水平,那就很了不起。就是達到這個水平,也還要做許多努力。鄧小平的這些談話,透露出他發展社會經濟的緊迫感和使命感。

    ■ 要大力利用國外的先進技術和管理經驗 ■

    鄧小平認為,我們歷來提倡自力更生,但并不是像“四人幫”解釋的那樣,什么東西都要自己搞,連世界上先進的東西都不接受。科學技術本身是沒有階級性的,資本家拿來為資本主義服務,社會主義國家拿來為社會主義服務。我們學習先進的技術、先進的科學、先進的管理來為社會主義服務。國際形勢變化很大,許多老的概念、老的公式已不能反映現實,過去老的戰略規定也不符合現實了。一定要以國際上先進的技術作為我們搞現代化的出發點。1977929日,鄧小平同鄧穎超一起會見英籍華人作家韓素音,指出:世界科學技術在60年代末期70年代初期有個突飛猛進的發展。各個科學領域一日千里地發展,一年等于好幾年,甚至可以說一天等于幾年。……如果不拿現在世界最新的科研成果作為我們的起點,創造條件,努力奮斗,恐怕就沒有希望。我們還要吸收世界先進的工業管理方法,要搞科研,搞自動化。

    對于國外的技術,既要引進,也要吸收。鄧小平指出,凡是我們需要的先進的東西,條件適合的,我們都愿意吸收,包括軍事技術上某些先進的東西。但要根本上提高中國的技術水平和管理能力,還是從教育和科學研究著手。1979118日,鄧小平在聽取第三機械工業部負責人匯報時說:不搞科研,我們就根本不可能有現代化。引進外國大型科研設備,同外國科研機構合作搞科研,加速科學技術現代化,這個好。引進產品要考慮周到,要配套、搞全,同時要和我們的制造結合起來。還可以派人出國,進行技術培訓。可以減少一些現在生產的飛機產量,把剩余的錢用來搞科研,搞新產品試制,搞出中國式的更好更新的東西。引進先進技術設備后,一定要按照國際先進的標準來管理,也就是按照經濟規律管理經濟。

    ■ 要利用國外的資金發展自己 ■

    1978530日,鄧小平在一次講話中指出,現在的國際條件對我們很有利。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從它們自身的利益出發,很希望我們強大一些。它們的資金沒有出路,愿意把錢借給我們,我們卻不干,非常蠢。現在東方有四個“小老虎”:一個是南朝鮮,一個是臺灣,一個是香港,一個是新加坡。它們的經濟發展很快,對外貿易增長很快。它們都能把經濟發展得那么快,我們難道就不能嗎?鄧小平認為,利用外資形式可以多樣,但要考慮償還能力。

    1979117日,鄧小平同胡厥文、胡子昂、榮毅仁等工商界領導人談話,指出:現在搞建設,門路要多一點,可以利用外國的資金和技術,華僑、華裔也可以回來辦工廠。吸收外資可以采取補償貿易的辦法,也可以搞合營,先選擇資金周轉快的行業做起。當然,利用外資一定要考慮償還能力。引進外國的技術和資金,這也要量力而行,處理恰當。

    1980520日,鄧小平同有關方面負責人談編制長期規劃問題。在談到利用外資問題時,他說:利用外資要及早動手,不要再猶豫拖延了。法國、美國、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日本都準備給我們一些貸款,有的已有著落,今后還可能增加,應該抓緊同他們談判。這些貸款怎樣使用?主要用在打基礎上,如搞水電。這些建設要趕快著手,因為不是短期可以見效的,拖下去,到“七五”計劃、“八五”計劃時發揮不了作用。引進和利用外資,彌補了中國建設資金的不足,同時也引進了先進的生產技術和管理方面的知識。

    ■ 國內設立特區,加強立法保護外資 ■

    19794月,在中共中央工作會議期間,鄧小平對習仲勛、楊尚昆提出的在鄰近香港、澳門的深圳、珠海以及汕頭興辦出口加工區的意見,表示贊同。根據鄧小平的提議,中央工作會議正式討論了廣東省的提議。715日,中共中央、國務院批轉了廣東省委、福建省委關于對外經濟活動實行特殊政策和靈活措施的報告,決定在深圳、珠海、汕頭、廈門試辦特區。

    19805月,中共中央、國務院批轉《廣東、福建兩省會議紀要》,正式將“特區”定名為“經濟特區”。經濟特區的設立,使中國的對外開放政策和效果上了一個臺階。109日,鄧小平會見日本松下電器公司最高顧問松下幸之助一行。他說:我們把廣東、福建當作特殊地區,在廣東靠近香港的地方設立一個特區,歡迎各國的資本在那里投資設廠,參與那里的競爭。之所以選擇這個地方,是利用香港同外界的關系比較容易溝通。

    考慮到外資對中國開放政策方面的一些疑慮,鄧小平等認為應該加強國內涉外經濟的立法工作,使外國投資者的權益得到法律保障。1979628日,鄧小平在會見以竹入義勝為團長的日本公明黨第八次訪華團時說:為了明確表示我們要堅定不移地執行這個既定方針,我們全國人大常委會即將通過《中外合資經營企業法》。這個法是不完備的,因為我們還沒有經驗。與其說是法,不如說是我們政治意向的聲明。以后會再搞一些具體的執行條例、規定來加以補充。此后,隨著中國改革開放的深入,中國的法律體系也逐步完善起來。

    ■ 破除人們在意識形態方面的擔心 ■

    197867日,鄧小平會見泰國記者訪華團,在回答中國向西方開放是否擔心會受到西方腐朽思想和生活方式影響時說:歸根到底,要看我們的事情搞得好不好。如果人民都知道我們自己走的社會主義道路是正確的,那么,什么影響也不怕。至于有些人,就是沒有外國人來,他也會受影響的。

    19791126日,鄧小平會見美國不列顛百科全書出版公司副總裁吉布尼和加拿大麥吉爾大學東亞研究所主任林達光等,指出:外資是資本主義經濟,在中國占有它的地位,但是外資所占的份額也是有限的,改變不了中國的社會制度。社會主義特征是搞集體富裕,它不產生剝削階級。……學習資本主義國家的某些好東西,包括經營管理方法,也不等于實行資本主義。這是社會主義利用這種方法來發展社會生產力,把這當作方法,不會影響整個社會主義,不會重新回到資本主義。

    1980821日、23日,鄧小平會見意大利記者奧琳埃娜·法拉奇,回答了她提出的問題。在回答引進外資是否會在中國形成小資本主義的問題時,他說:不管怎樣開放,不管外資進來多少,它占的份額還是很小的,影響不了我們社會主義的公有制。吸收外國資金、外國技術,甚至包括外國在中國建廠,可以作為我們發展社會主義社會生產力的補充。當然,會帶來一些資本主義的腐朽的東西。我們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但這不可怕。鄧小平的這些談話,破除了人們思想上的迷信和誤區。

    万博体彩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